廣西日報傳媒集團主辦

厚重的歷史積淀成就連花清瘟

東漢末年,一場持續數十年的大瘟疫流行,家破人亡者比比皆是,十分悲慘。當時文學家曹植在游歷各地時看到,曾經繁華的中原地區一度出現了這樣的慘狀:“家家有位尸之痛,室室有號泣之哀,或闔門而殪,或覆族而喪!

這次大瘟疫,被當時人稱為“傷寒”,用現代的話說就是“被寒氣所傷”。之所以古人會有這樣的認識,是患者發病時出現劇烈的怕冷、寒戰等癥狀,給醫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這些癥狀與現代流感患者的臨床表現是高度一致的。

史料詳細記載了瘟疫的特點:具有強烈的傳染性;發病急猛,死亡率很高;患者往往會高熱致喘,氣絕而死。這與現代流感引發的重度肺炎表現極其相似。即使是在醫學昌明的今天,這種肺炎仍然會威脅到患者的生命。

古人面對這樣可怕的瘟疫時,幾乎是束手無策,只能在絕望中等待死亡。被后世尊稱為“醫圣”的漢代醫家張仲景,也曾悲痛地回憶,他的家族本來人口眾多,達兩百余人口,但在不到十年的瘟疫流行期間,竟有三分之二的人口死去,其中有七成是死于瘟疫。

懷著失去親人的悲痛,張仲景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尋找抗擊瘟疫的有效藥物中。他猜想,患者發病時之所以會怕冷、寒戰,原因可能是體表受到邪氣的侵襲,那么能夠通過發汗驅散體表邪氣的麻黃是不是可以起作用呢?持續高燒說明體內有熱,而且還伴隨著喘息咳嗽的肺部癥狀,這是肺部有熱的表現,能清除肺熱的石膏應該會有效果,在這樣的思路指導下,張仲景創建了以麻黃、石膏為主要成分的抗瘟疫方劑“麻杏石甘湯”。

 

應該說,古代中醫的診治思路在已經了解細胞、病毒的現代人眼中看來過于樸素,但用在患者身上時,“麻杏石甘湯”的療效卻毫不含糊,很多人服藥只需一兩劑,就能汗出熱退,汗出后怕冷、寒戰、發燒的癥狀就消除了,一時間救人無數。麻黃、石膏這兩味藥也被后世醫家廣泛應用在流感等外感發熱類疾病的治療中。

歷史演進到五百多年前的明代,由于經濟繁榮,城市人口密集程度遠遠超過以往,為流感瘟疫傳播提供了機會,僅北京一地就發生過16次瘟疫,“死亡者晝夜相繼,闔城驚悼”。名醫吳又可在醫治瘟疫時發現,單純使用石膏退熱的效果還是有點慢,如果退熱慢了,就會給體表的外邪創造入里的機會,入到肺,當然就會咳嗽、喘促不止,那有什么辦法才能盡快驅除體內的熱邪呢?

中醫用藥驅除體內熱邪的方法不外三種:發汗、利小便、通大便,讓熱邪有出路,讓熱邪隨著人體的汗液、小便、大便排出體外,應當說在今天看來,中藥運用的這種想法也蘊含著很深的科學道理。吳又可在多種藥物之間權衡后,選擇了既能通利大便,又能利濕的大黃。

也許是因為明代民眾生活水平明顯提高,飲食積滯相關病變高發,明代醫家對大黃格外重視,有人稱大黃為蕩滌積滯的“良將”,有人還將單味大黃制成“將軍丸”來服用,就連膾炙人口的小說《西游記》也借沙僧、悟空之口稱贊大黃。吳又可通過臨床應用發現,大黃具有很好的通腑泄熱作用,可以讓肺熱通過大便排出體外,同時也截斷了體表熱邪進入體內的途徑。

吳又可治療瘟疫加用大黃的這一創舉,有效避免了瘟疫患者病情向肺部的傳染,許多在死亡線上掙扎的病人經他用藥又拉了回來,在當時引起了強烈的反響。

清代乾隆年間,突發大范圍瘟疫,一時間滿街都是送殯的魂幡、散落的紙錢,病痛和恐慌不斷蔓延,據說就連不遠萬里來華的英國馬戛爾尼使團也有人中招。如果此事屬實的話,那么東西方兩大國第一次正式接觸,就與疾病傳播密切相伴了。

當時的名醫吳鞠通注意到,盡管運用麻杏石甘湯和大黃能夠讓患者最終轉危為安,但許多瘟疫患者在發病期間仍會出現明顯的發燒、嗓子腫疼、頭痛、周身酸痛,需要找到合適的藥物盡快解除患者的痛苦。他認為這是風熱外邪侵襲人體所致,必須用辛涼解表的藥物讓邪氣發散出去,金銀花、連翹正是辛涼發散的重要藥物,既可以疏散風熱,清散體表的風熱邪氣,又能清熱解毒,清體內熱毒,再輔以其他藥物,形成了清代治療瘟疫的經典方劑“銀翹散”,一直沿用至今。而連翹、金銀花正是連花清瘟膠囊名字的由來!扒逦痢本褪乔宄鞲、感冒這類具有傳染性的外感熱性疾病。

借助現代實驗研究,人們對這些流轉百年甚至千年之久的藥物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比如麻黃的揮發油對流感病毒有抑制作用,水煎劑有抗病原微生物作用;石膏服用半小時后即能發揮明顯退熱作用;大黃內含有的蒽醌類化合物對流感病毒有抑制作用;金銀花、連翹均具有抗炎、解熱及抗流感病毒等作用。三朝名方與今天科學實驗發現的抗病毒、抗炎、止咳、化痰、增強免疫的中藥組合,造就了今天的連花清瘟膠囊與顆粒劑的配方。

應當說,連花清瘟既是歷史的,也是現代的,所以才能擔當起今天全社會期待的治感冒防流感重任。

連花清瘟對流感的治療效果得到了大量基礎及臨床研究的驗證。中國中醫科學院、廣州醫學院呼吸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等多個科研機構實驗證實,連花清瘟具有廣譜抗病毒作用,對今年流行的甲型流感病毒、乙型流感病毒等都有很好的抑制拮抗作用。循證醫學研究也證實連花清瘟抗甲流效果與奧司他韋無差異,且退熱及緩解咳嗽、頭痛、乏力、肌肉酸痛等流感癥狀優于奧司他韋。鐘南山院士對此指出:在臨床醫生公認最為嚴格的雙盲循證醫學研究中,連花清瘟顯示出有效減輕流感患者癥狀的治療效果,特別是出現高熱癥狀的患者在發病早期使用效果更好。鐘南山院士認為,中藥跟西藥的抗病毒概念不一樣,中藥有一個全身性調節的作用,這是中藥的特色和長處。連花清瘟先后18次被國家層面列入各種流感推薦用藥。

相關文章

高清圖集推薦

中文字幕免费伦费影视在线观看